str2

杭州隐秘地图之财神庙 别样的乡土文化和风俗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人才招聘 >
杭州隐秘地图之财神庙 别样的乡土文化和风俗
* 来源 :http://www.gohanga-susumu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04 05:42

  在我们的一年中,有节日,有节气,有着形形色色在日积月累中流传下来的传统,其中有两个日子和财神有关:一个是农历正月初五,还有一个是农历七月二十二。这两天的主神就是财神,祭祀、上香,做生意的、不做生意的,在这一天,哪怕是凑个热闹,都会去上香礼佛。

  这成为一种乡土文化和风俗,现在的人们并不,更多的都是对生活的一种祝福。

  南高峰。北高峰,在灵隐寺边的这两座山峰,构成了在西湖十景中著名的“双峰插云”,“双峰插云”要站在灵隐上的某一个点上看过去最佳,大家走灵隐的时候一般不会错过,当然在有些季节,绿树成荫,要看到双峰需要找角度的。

  在很多年以来,我一直以为既然称之为南北高峰,那么它们应该是杭州的最高峰了,而且北高峰要比南高峰高出一些,那么北高峰就是杭州第一高峰了,但事实并不如此,这只是一个美好的误会。北高峰海拔高度仅300多米,听起来并不高,在江南却已经是秀出群山的佼佼者了,在西湖周围山峰中,它相对较高,不过杭州市区比北高峰高的山峰不下10座,比如如意尖有500多米海拔,就连北高峰西侧相连的美人峰的海拔也比北高峰高50米。

  北高峰为什么会给人第一高峰的错觉呢?或者说是惊艳,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出于它的热闹,而它的热闹,又和“天下第一财神庙”息息相关。

  灵鹫、灵隐、灵峰、灵顺、灵山,这是东晋时候印度高僧慧理在杭所建的“五灵”,北高峰上所建的便是灵顺寺,而后世香火鼎盛的灵隐寺建在它的山脚下。可以说,这“五灵”是在杭州的第一代了。

  北宋初年,因寺内“五显财神”,故民间始称“财神庙”。所谓五显财神,是根据民间传说而来的,在《铸鼎余闻》中记载,南齐有柴姓五兄弟,被称为五显神财神。弟兄五人为猎人,经常打猛禽走兽,采草药为民疗伤治病,吃不完的野兽送给贫穷百姓,深受人民爱戴,人缘非常好,在他们逝世后,民间尊他们为神仙,即称五显神,五显王。

  到了明代,因设殿别名“华光”,故称“华光庙”。而“天下第一财神庙”便是这时候传出来的,当年的江南才子,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徐渭徐文长登山游寺留下这墨宝,至今刻匾存于寺内。徐文长时乖命蹇,从时间上推算,题这幅墨宝时应该是在他做胡宪幕僚时,羽扇纶巾,挥斥方遒,那是他人生中最为辉煌的一段经历。不只是徐文长,历代帝王、文人墨客多有登临灵顺寺的记载:宋徽大观年间赐额“灵顺”;清康熙帝留“华光庙”墨宝;乾隆帝赐“财神真君”并赋诗一首;唐代诗人方干、北宋文豪苏东坡、明代才子邓林、姚肇等均留诗词于之中……

  但我们今天看到的大殿,已经不是最早的那座建筑了,时间是把刀,对都是如此,目前我们看到的大殿为明末清初所建,规模宏伟,堪称华夏财神庙之最,今天的财神庙和记载中的财神庙已有所不同,所的神,大多已经是风俗中众所周知的财神了。

  灵顺寺虽为天下第一财神庙,却并不显得阔绰和富丽堂皇,甚至有些寒酸,但如果了解佛教知识,它开始就不是朝着大庙去的,这从韦陀这里就可见端倪了。韦陀是神,他手持金刚降魔杵摧邪辅正、卫道。在灵顺寺,韦陀塑像的降魔杵杵在地上,表示这个是小,不能招待到此的免费吃住。

  大殿内佛祖释迦牟尼和藏传密黄财神、绿财神、红财神、白财神、黑财神、药师佛、财宝天王以及关圣帝君等民间的财神。北高峰财神庙的灵签名扬天下,号曰第一,每年正月初五财神生日,善男信女们从初四的晚间开始上山拜神求签,排队的香客一顺着蜿蜒的山径到下面的灵隐寺,场面蔚为壮观。我偶尔有一次随朋友在正月初五上香,到山脚下被闹腾的人群吓得转身走了。

  灵顺寺里的黄财神,是诸财神中最富有的财神,能赐财富于,但是赐财要满足三大条件:一是有心,二是守佛门五戒十,三是灌过此财神法且过,满足三大条件即可财富,其手中的老鼠为吐宝鼠,能够吐出宝物财富。其他几位财神也是各有,红财神适合高权位者,能招聚人、财食等诸受用自主富饶;黄财神能憎增长福德、寿命、智慧、物质及上之受用;黑财神是穷人之神、能消除怨乱、偷盗、病魔等障碍,能令受用增长;绿财神则令一切所作成功、、净化厄运障碍,成就一切愿望于诸受用富饶增长。

  民间的神是多样化的,各地有各地的神灵,按照通常的划分,大致有文财神和武财神两类。

  文财神主要是财帛星君,以及福禄寿三星。财帛星君的外形很富态,是一个面白长髭的,身穿锦衣系玉带,左手捧着一只金元宝,右手拿着写上“招财进宝”的卷轴,面似富家翁。相传他是天上的太白星,属于金神,他在天上的职衔是“都天致富财帛星君”,专管天下的金银财帛。以前有一款《大富豪》的游戏里,财神就是这个笑眯眯的老人家形象。

  福禄寿三星则接地气得多,基本上就是隔壁邻居的形象:“福星”手抱小儿,象征有子万事足的福气。“禄星”身穿华贵朝服,手抱玉如意,象征加官晋爵,增财添禄。“寿星”手捧寿桃,面露幸福的笑容,象征安康长寿。在这三位神仙中,本来只有“禄星”才是财神;但因为三星通常是三位一体,故此福、寿二星也因而被人一起视为财神了。倘若把福、禄、寿三星摆放在财位内,有这三星拱照。三星报喜是民间认为最大吉大利的事,在香港电影全盛时期,片名和“三星报喜”有关的就有好多本。

  武财神,也就是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两个形象:一个是黑口黑面的赵公明,另一个是红面长髯的关公。

  赵公明又名赵玄,是一位威风凛凛的猛将,赵公明这位武财神,民间相传他能够伏妖降魔,而且又可招财利市,所以北方很多商户均喜欢把它在店铺中。财神爷赵公明乃家喻户晓之神,全世界约有四分之一之人要祭祀财神爷。他成为财神爷可以一直追溯到晋,干宝《搜神记》说:“以三将军赵公明、锺士季,各督鬼下取人”。而陶潜《搜神后记》说:“赵玄坛,秦代人,得道于终南山”。到了明代《列仙全传》中,他的形象是:“赵公明为八部鬼帅,周行,暴杀万民,太上老君命张天师治之”。

  而在南方的商户则有很多关公。他不但忠勇感人,而且能招财进宝,护财避邪。也许在人们的心中,关羽讲义气也是一个极大的优点,一诺千金,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。

  此外,在中国的大地上,通常被奉为财神的还有比干和范蠡,这两位都是鼎鼎大名的历史人物。

  天下第一财神庙的香火如此鼎盛,但实际上,在它的不远处,就在今天的黄龙文化广场的西北侧,紧紧地贴着庆丰河,有一条叫做财神殿的小巷子,它西端有一座叫迎财的桥和古荡公交车站相通,在以前,这是一个入口:人们对于财富的向往。

  在若干年以前,我其实是常常走财神殿的,去玉古那里可以从这里走近,那个时候对于名并不,只是有些疑惑,这样一条狭窄的为什么取了这么一个皇皇的名字,也许是人们内心希望的寄托。

  财神殿的一边紧紧靠河,这一段叫做庆丰河,是沿山河的一段。当时另一边低矮平房,开着形形色色的小店,稍宽敞的地方一辆车一停,就会堵住了整个,有居民铺桌打牌,不管走还是骑车都略显拥挤。那个时候的巷子里感觉是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都有,后来逐渐开始了拆迁。

  在财神殿的中间,也就是现在庆丰村社区的,靠着河边的那一侧有500多岁的古树,树种是杭州常见的香樟。古树的存在,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一带曾经有过历史,曾经有过故事,古樟树的浓荫,让我们对于这一地域和区块有了想象的空间,或者更接近于它在时间中本来的面貌:财神殿,以前是真的有一个财神殿的。

  陈志强是庆丰村的老村民,世代居住在此地,即使是现在,他住的楼房的地基也是在庆丰村范围内,在财神殿的周边。他听自己的父母说过财神殿:“财神殿是明朝万历年间建的,共有5开间、前后有两个天井。殿正前方财神,后殿为台,西边有雷公,廊两边还有10多座小佛像。”

  财神殿就位于现在的大樟树旁,一到每年农历六月中旬举办庙会,来的人可多了,方圆几十里的人都会赶来,有些还带着100多斤的超大蜡烛来。陈志强说,很多上香的信男善女都是走水道坐船过来的。

  从庆丰村西至留下一带,一条沿山河贯穿其间,而沿山河的周边,名寺林立,各香客络绎不绝。

  在今天的庆丰社区,有一幅超大壁画,画面画的都是社区的景色,小桥、流水、凉亭,透着浓浓的古意。社区的人介绍这是根据四位居民搜集的资料、口中的描述还原出来的“老底子”的“庆丰村”。

  从历史的角度去看,财神殿名副其实,的这一带是南宋皇朝的城西铜钱局所在地,也就是国家造币厂所在,这为财神殿的出处找到了原因。

  现在的财神殿,北侧也就是贴河的一边全部成了绿化带,南侧那些民房都已拆迁,目前在建设中,而不远处正对着高高的支付宝大楼,财神殿倒也恰当,支付宝应该是网络时代的聚财宝器了。

  一处在五云山,这个在杭州也是人所共知的,山顶有建于五代的真际寺遗迹。真际寺的开山祖师是伏虎志逢禅师,师奉天台,道业坚固,宅心仁厚,曾说法于后来成为著名佛教丛林的理安禅寺,当时的吴越王对其极为,紫衣,谥号“普觉”,为一代名僧。明朝初年由于战火这座寺毁掉了,正德十二年,一个叫法坚的僧人重新修建了。当时的建筑规模很大,在最里面的大殿里着华光,旁边站列十八财神像,这些财神多为民间传说中的神祇,这座也成了佛教和相容在一起的独特格局,

  这十八财神中,有文有武,有老有少,有的也有民间的,一应俱全。十八财神,对应的应该是十八罗汉。

  据《武林梵志》记载,当时“杭人牵牲祈财无虚日”,上山进香之风极盛。明朝杭州商人都有这么个习惯,做生意前先到真际寺财神殿去借本,将殿内所挂纸钱取去,如果获利则加倍还之。这更际寺的财神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。如今,真际寺虽然已不存在,但每逢财神生日,杭州市民、各地商贾进山朝拜之风依然未绝。

  还有比如拱宸桥边上的财神庙,以前它藏得很深,只有真正的老底子才会知道它的所在。反倒是旧城以后,去桥西历史街区玩的人都能看到,那里了专为往来客商祈求发财的“同合里”财神庙。拱宸桥是杭州北边的门户,往来商贸特别热闹,往来商贾众多,因此财神庙就显得尤为必要了。

  在杭州,曾经在一个特殊时期,还有一座财神殿在西湖的碧波荡漾之中,那是在湖心亭。抗日战争杭州沦陷时,湖心亭里喜清阁楼屋旧址改建为财神殿。抗战胜利后又改为大士殿。

  面对战火的,财神爷也得退避三舍,但人们求财的根深蒂固,或许也是对和平的一种。

  天下第一财神殿设在山巅其实有它的道理,它也许是一种暗喻,人生之,或许也是这样走的,只有走得艰苦了,走得腿酸了,才能有所得。

  沿着灵隐寺这边登山,数百级石阶蜿蜒而上,走走停停,差不多四十分钟左右到达山顶。此时,可以闻到佛家之香袅袅传来,香烛摇曳是的特色,香浓烛亮是人气聚集的特征。据学者研究,中国香文化的发展肇始于春秋,成长于汉,完备于唐,鼎盛于宋。

  如果仔细参观这家天下第一财神庙的话,在此庙中,除了正神外,旁边还了许多小神,除了福禄寿三星外,还有像平安神这样的神灵,此外还有冷门的神仙,如医神、喜神、和合二仙等,还有一些很少见的故事里的雕塑,如鲤鱼跳龙门、麒麟送子、月下老人等。

  百事在这里都有一个对应的神,如果祈愿能够演变为现实的话,这里的神灵大概可以成为百科全书式的图景世界:一个似曾相识的小世界,有着井然的秩序,神灵们各司其职,兢兢业业打点着。俗世的在这里有着精致的呈现,甚至连男女之事也有和合二仙相对照,我们在一生当中,普遍所追求的财运,福、禄、寿……在这里都有一个小小的。而婚姻,生儿育女,望子成龙,保平安等一系列美好愿望也能在这里找到寄托,似乎每一个神都有他的来历,穿凿附会也好,恰如其分也罢,在对他们的描述中,更多的像是树立了一面可以照见我们的镜子,他们是我们内心的镜像。

  佛的化呈现得无比彻底,天下第一财神庙让人生出好感的,恐怕就是这种的烟火气息。

  有时候,在过庆丰村的财神殿时,我常常会有些,原来的财神殿就在这人海之中,在这条小小的狭窄的马之侧,财神原就是平。

  神的产生,尤其是形形色色民间小神的出现,更多的可能就是人性的折射,像在福建的许多地方建有齐天大圣庙,没错,就是《西游记》里那个孙悟空的,初衷可能就是因为孙悟空大闹龙宫时的威武,龙王对他束手无策。福建在海边,靠海吃海,但海的诡谲多变同样让人望而生畏,人们可能从心底指望能够像孙悟空一样征服大海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神灵也许就在我们走过的街道的转角处,也就是举头三尺有神明。

  近日,拼多多因“未授权、卖山寨货”被创维电视、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等多方投诉。昨天,浙江在线对此...

  秀洲区将光伏融入公共基础项目的规划设计之中,除了光伏屋顶、光伏主题公园之外,还将光伏元素...